廉洁文化

文化读本
清风文苑

清风文苑

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/ 廉洁文化 / 清风文苑 / 正文

花瓶

来源: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   作者:凌博   阅读:144   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31日  
 

门很温柔地咚咚咚响了三声。老黄示意秘书小张把门打开,两个穿着笔挺制服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老黄极力保持镇定,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:“你们来啦。”

    那两个人温和地笑着,却莫名让人感到无比的寒冷,或许是出于职业习惯,他们俩四处打量着老黄的办公室,一张普通的办公桌,上面放着一支派克钢笔一本会议记录本,一本曾国藩传,很简单朴素。就像老黄走过的这几十年,从一名普通技术员,到主任,再到今天的位置,一步一个脚印。扎扎实实。

    他们最后把眼光定在老黄的脸上,老黄的目光却失焦着,散乱地落在他办公桌的左下边,那个装满他这些年获得大大小小荣誉抽屉上。工作的时候时不时想一想自己这前大半辈子的成就,心中就有一种自豪感。而现在,这些证书上的鎏金化成岩浆,狠狠地焦灼着老黄的心,使他大脑一片空白。

这本这是他退休前的最后一个月,他本可以给他的工作生涯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。而客人变得冷峻的面孔却粉碎了一切美好的梦幻,他们轻轻拍着老黄的肩膀:“您涉嫌一起受贿案件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大概半个月前,一切都还照常进行,毫无波澜。正在办公室办公的老黄收到一个消息,他的小孙子在家门口被车撞了,被送到了医院。老王吓得不轻,急急忙忙赶到医院。

小孙子躺在病床上,有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在旁边守着,见老黄来了,立马迎上去,不停道歉,老黄摆摆手,急忙去看孙子的状况。

“好在医生说只是皮外伤,暂时没发现任何问题,但是建议在医院先观察几天。”中年男子说。看到小孙子毫发无伤,老黄也就松了一口气。中年男子留了老黄的电话。由于小孩没事,老黄也没太把这事放心上。

  到了晚上,老黄接到一个电话,有人拜访。正是白天那个中年男人。

 “大哥,发生这种事情真是对不起,我这一整天都心里过意不去,始终怕孩子检查出什么问题。”他从手提箱里头拿出一个一个纸袋。

“这儿有些钱,您拿去给孩子买点营养品吧。”然后还拿出一个花瓶,说是自己做生意没卖出去的,看着挺好看,想顺带也送给老黄。看黄一眼看出这个花瓶岂止是好看,简直就是价值连城。这是正宗的唐代流传下来的唐三彩。老黄平时没什么爱好,对古董却是爱得不行。

“这东西我不能要,孩子没什么大碍,不必担心了。”老黄拒绝了中年男人的好意,心里却惦记着那个瓷器,暗暗可惜。

经不住老黄再三拒绝,中年男子最后叹了口气,拿着纸袋准备告辞,却把花瓶留下来,“这个花瓶我拿着也没什么用了,也算是挺好看的,小小心意送给您吧。”老黄没有拒绝。中年男子从纸袋中抽出一叠交给老黄,老黄不再推辞。

  回到家老黄对着花瓶爱惜地看来摸去,“这人真不识货”心里叹道。老黄突然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,有些莫名心慌。拳头攥得紧紧的已出了一层汗。突然对自己说“这钱我不能要,这不是我应得的。”

 老黄夜里起来上了三次厕所,每次都要摸一摸那个花瓶才肯回房继续睡。

这样总算到了天亮,老黄一大早就拿起钱和花瓶往外走。过了几分钟又折回来,把花瓶在家里摆好,带着钱走了。

老黄自言自语,“反正只是个卖不出去的普通花瓶而已,不打紧。”

老黄见了男子,把钱还给他说, “老弟,瞧我这记性,还有个花瓶给忘了,下次再给你送过来。”

男子说,“不必了,一个普通花瓶,您处置吧,不用再跑一趟啦!”

花瓶被老黄摆在房间里,一天到晚欣赏。它有魔性,老黄对它疯狂着迷,“这纹路,这色泽,简直是完美。”

过了几天,有个自称是某建筑公司的经理上门来找老黄,老黄一看,正是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。这人说道,“黄总,唐三彩花瓶可还合您的意?”老黄心里一惊,知道来者不善,问他“有什么事吗?”

他是为了最近公司招的那个建水厂的标来找的老黄,希望能取得这个标。老黄本想说把花瓶退还给他,但他知道收了东西,没有退还之理。何况这些人还有什么花招,谁也想不到,既然东西都收了,也只能认了。老黄现在骑虎难下。似乎被人用刀顶着脊梁骨,如芒刺在背。

中年男子所在的建筑公司中了标,在这件事中,老黄花了很大力气。人若走了平时不曾走的路,判断力就会下降,中年男子又送来几次“辛苦费”,老黄在稀里糊涂的状态下,都没有拒绝。

   中标的是一家没有资历的小公司,通过正常程序,是极难拿到这个标的。这件事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。很快就查到了老黄。

  接到纪委的电话后,老黄想了很多,有后悔,有不甘,更多的是对自己建造了几十年的大楼顷刻崩塌的痛心与不舍。但是最后他想明白了,只能怪自己没有控制住贪念,天翻地覆的改变仅在一念之间。

花瓶精巧的纹路遮蔽了他的心智,完美的色泽引导他向“贪”的深渊。由于自己的“贪”,才让人有可乘之机。累积了数十年砖石铺砌的道路却被一个美丽而危险的花瓶砸得粉碎。多年的成就毁于一旦。

老黄坐在办公室,静静等待法律的制裁,每一秒都是煎熬。直到门咚咚咚响了三声,他知道接他的人来了。

秘书小张接到老黄的示意,打开了门。两个穿着笔挺制服的年轻人走了进来。

老黄的声音尽管还有些颤抖,却总归是平静了,他看着两个年轻人,只是轻声说“你们来啦。”